诺奖得主:市场充满激变和操纵,帕累托最优针对的是人性弱点

诺奖得主:市场充满激变和操纵,帕累托最优针对的是人性弱点

原标题:诺奖得主:市场充满激变和操纵,帕累托最优针对的是人性弱点

美国经济学家、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·阿克洛夫(George A. AKERLOF)在“2021《财经》年会”上详解人性的弱点对经济行为的影响。

按照传统经济学的理论,现代经济对于亚当·斯密“看不见的手”的理论的诠释就是竞争+自由市场,它达到的均衡就是帕累托的最优。阿克洛夫却指出,在完全自由的市场当中,不仅仅有选择的自由,也有“钓愚”的自由,帕累托最优虽然确实会达到相应的最优的均衡,但它是针对人性的弱点。这样的一种最佳均衡和帕累托最优会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,标准的经济学会忽略这样的明显差异。

阿克洛夫介绍,他与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·席勒合著的《钓愚》(Phishing for Phools: The Economics of Manipulation and Deception),就是希望能够挑战公众与经济学家的观点。他们认为,市场是永远正确的。这本书展示出来自由市场不仅有好的一面,但也有非常严重的缺点。“钓愚”就是解释经济学当中的漏洞。

阿克洛夫进一步表示,《钓愚》这本书探讨的就是市场实际上是个充满了激变和操纵的地方,因为相关的行为催生了“钓愚”的行为,实际上每一位经济家都很清楚这一点。公众很多人也知道这一点,这就导致了第二个非常普遍的动机,就是在经济学领域什么样的内容是可以发表,什么样是不能发表的。有一些非常合理和重要的观点希望表达,但是没有办法让在金融期刊上进行刊登。曾经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可能会发生2008年金融危机,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用论文的方式来表达相关的观点,没有办法让公众来理解。

阿克洛夫强调说,在资本主义经济中故事是无处不在的。在任何的商业街上,任何城镇里都能够看到,商店的橱窗就总是在向你讲述着故事,这个故事驱使你进去买东西。

阿克洛夫认为,资本主义经济的生活不仅包括获得想要东西的机会,也关于故事的创造和传播。种种故事都是为了让你买东西:不管买的东西对你有没有用。阿克洛夫指出欧元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说明“故事”如何在经济和政治中起到了核心作用:30年前欧洲人渴望形成共同体,所以就能够轻松克服大多数地区实行固定汇率制的问题。阿克洛夫援引了一本名为《欧元悲剧》的书指出,关于欧元益处的神话如何像病毒一样从官方会议里扩散出来了,这些故事当中充满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思路:大家挥一挥渴望成立共同体的魔杖,固定汇率问题会神奇地解决。阿克洛夫强调,这个故事对当今欧洲经济状况至关重要。

阿克洛夫与席勒表达了两个主要的观点:第一、竞争性自由市场的帕累托最优,其实并不是针对如何对人们的好处,而是针对人性的弱点。这意味着如果你有某个弱点,其他人会从中获利,市场利用人性的弱点赚钱,这就是“钓愚”均衡当中发生的情况。《钓愚》这本书当中也告诉我们,世界上的问题不仅仅包括全球变暖这样的基本的物理变化,也包括很多的故事,这些故事让人们没有办法在出现问题的时候进行有效的处理。这些故事的产生,应该纳入经济学的研究范畴。经济学家应该阐述故事起到的作用,如何遏制引发不良后果的故事呢,应该成为世界各国,包括各个层面做出经济决策的一个主要管理职能,也应该是经济学家的一些主要工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阿克洛夫为前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丈夫。据多家英美媒体消息,美国“当选总统”拜登将提名前美联储主席耶伦担任财政部长,如果该提名获得参议院确认,耶伦将成为美国首位担任这一职位的女性,而耶伦此前已经创造过一次历史,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美联储主席。

留下回复

  • 友情链接